1. <acronym id="b09ul"></acronym>
          1. <td id="b09ul"></td>
          2. <pre id="b09ul"></pre>
          3. <pre id="b09ul"><del id="b09ul"><b id="b09ul"></b></del></pre><track id="b09ul"><strike id="b09ul"><ol id="b09ul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<p id="b09ul"></p>
          4. 病中歲月,出家人的無依與無悔

  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  藝網資訊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
            2021-09-13 14:28:13
      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    摘要:病中歲月,出家人的無依與無悔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編者按:法圓法師曾任職鳳凰網佛教,因緣到時,很自然地剃染出家了。出家人吃五谷雜糧,所以也會患??;還是一介凡夫,自然也生煩惱,而恰恰這就是真實的出家生活??!法師的筆下,有清風霽月,也有無奈冷清,但無論順境逆境,她仍于病痛中仰望靈山,無悔生命……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總忘不了,2018年,我臥病福州時,遠在四川的Z法師約我去成都養病時說的那句話:出家什么都好,可只要一得病,就最是無依。

            他讓我來成都,那里有居士可以照顧病中的我??墒俏覅s去不了,那時的我已經病得久坐的力氣都沒有,如何能夠長途遠行。于是,那一年,我獨自度過春節,只能通過微信看近在咫尺的出家寺院僧俗兩眾歡度佳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因為有了病中無依的經歷,當并不熟悉的師叔打電話給我,說她病了,想我去看望她時,我立刻風雨兼程地趕到她身邊。師叔住的小寺院是她一磚一瓦建起來的,前兩年身體開始不好,就轉交給另一位男眾法師。法師平時不經常在寺院,輕度中風的師叔拖著半邊動作不很方便的身體早晚上殿、供佛,艱難地照顧著自己的飲食起居。

            我很是心酸,問師叔是否愿意去我常住的寺院,這樣我可以照顧她。師叔說,我尚且借住他人之所,行事多有不得已之處,她再過去,我們師徒二人,怕是就更要給別人帶來諸多不方便。師叔問我是否愿意住在她的小寺,我說我當然可以,只是寺院現在已經交于男眾法師,我若來住,怕生譏嫌。于是,那個早上,我們相對而坐,百般無奈。
            下午,我約來附近的好友,帶著師叔檢查身體。醫生檢查后對我說,治療是個長期的過程,他可以不收費,師叔要堅持,但即便這樣,也不敢說一定有很好的效果。師叔有些為難,從寺院到醫生那里有些遠,天天打車,費用有些無法承受。朋友看出師叔的擔心,說,師父,您放心,我若有時間,我來送您,我若沒時間,我給您打車。

            我以為,這就是很好的結果,但幾天后,師叔還是選擇回到俗家,讓親人照顧。因為除了看病,畢竟還有一日三餐,早晚功課的不便。我很心酸,我更無奈。師叔出家三十余年,自己建了兩個寺院,一個建好不久就交給別的法師居住管理?,F在,又因為病中無依,不得不離開常住的寺院,回到離別已久的俗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幾個月很快過去,我從北京打完疫苗回到泉州,在朋友的建議下去泉州二院做體檢。我獨自一人穿行于醫院的樓上樓下各個科室,完成了彩超,血檢,鉬靶這一系列檢查后,面對的卻是穿刺與活檢。

            醫生告訴我,下面的檢查一定要有人陪同。她問我,你有家人在泉州嗎?我說,我是北京人,自然沒有家人在這邊。親戚呢?我遲疑了,近在咫尺的出家寺院,好像應該有算是親人的人,可是,誰又能抽出時間,陪我做接下來的檢查呢。我說,不是很簡單的小手術嗎?我一個人可以的。醫生說,不是你可以不可以的問題,這是規定。我想了又想,問,朋友可以嗎。她說,行。

            于是,我叫來朋友,陪我做穿刺。在等叫號的時候,朋友很是緊張,卻還記得安慰我。她說,師父,您別太擔心,應該沒什么事的。我笑了,告訴她,對于我來說,即便此時死去,也是無所謂的。她問為什么,我說,出家前,我工科做過建筑施工項目經理,文科做過鳳凰網佛教編輯。出家后,世界佛教最繁華處,如聯合國衛塞節,中韓日三國會我報道過,最落寞處如深山小寺我獨守過。此世我走過他人幾生,我還有什么好遺憾。穿刺很快就做好了,我沒讓朋友送我,自己回到住處,靜坐在漫天風雨中等待結果。

            我應該感謝泉州的一位朋友,她去外地前,把鑰匙留在門外,使我有了居住的地方。但是,支付所有醫療費用后,我的賬號里其實就剩下不足百元。麻藥過后,身體不適,讓我根本無法自己做飯,不得已,我學會了點外賣。我很認真的選擇,勉強能吃的東西其實只有一種,即便這樣,還是引起腸胃不適,我一邊腹泄,一邊吃著外賣,一吃就是一個星期。

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后,病理結果出來,如朋友所期望的那樣,是個還算好的結果。而此時,風雨已停,泉州的朋友送來食物、水果,借我房子住的朋友從外地轉來五百塊錢,生活一下子輕松起來。但是,前期檢查,以及之前長期過度勞累引起的身體虛弱突然集中爆發,我不得不暫緩后續檢查,借住在一個鄉村小寺調理身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與住持小寺的法師相識于出家之前,雖然七年未見,但他仍以極大的寬容心收留了我

            這個人是2006年重建這個小寺的師父,寺院建成后,只住了兩年,就因為母親年邁,兄弟不愿贍養,而不得不還俗獨自照顧母親。就在我到寺的當天,一位老居士告訴當家法師,那位還俗的法師此時正躺在醫院里。于是,一邊是年過百歲的母親無人照顧,一邊是年近花甲的自己無力承擔醫藥費用,生活的無奈與窘迫突如其來不可阻擋地擺在面前。

            當家法師很是傷感,他告訴我,那還俗的法師也是從小出家,并沒有太多生存技能,還俗后生活本就不易,而今就更是雪上加霜。他說我們現在有這寺院住,還要感恩那位曾經法師,可是,寺院收入實在有限,又才裝修完僧寮,確實沒有太多的錢了,只能拿了五千元,拜托老居士轉交那位曾經法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清楚地記得,我被告知要做穿刺活檢時,曾在心中問自己,如果結果通向死亡,此生可有遺憾。我那不加思索的答案是:唯一的遺憾,就是我失去了對我身邊所有人,哪怕是傷害過我的人更好一些的機會了,如果還有可能,我要更加善待所有人。

            而此時,當我靜靜地梳理這幾個月的經歷時,我更理解了Z法師當年說過的話。出家不易,我做好了隨時隨地寂寂寞寞埋骨青山的準備。但是,我真的希望,遠山鄉野,少些法師獨守病中的孤寂。

            成年3D黄动漫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b09ul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b09ul"></td>
                  2. <pre id="b09ul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3. <pre id="b09ul"><del id="b09ul"><b id="b09ul"></b></del></pre><track id="b09ul"><strike id="b09ul"><ol id="b09ul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b09ul"></p>